言葬的4399频道

想轉型畫畫...

不是宇智波也不是人柱力多好
互相理解

(我怀疑火影是被少年漫这个框架所束缚,不然可能是基漫(hz7bsggss乱码一打,谁都不怕))

卡卡西桑生日啊啦~

爱情开始(升温)的地方(//∇//)

    (小疑惑,会被屏蔽吗?我之前录的,存在相册,每天一遍)

他离去,还带走了我的心

他是我的太阳

佐鸣向


佐鸣世界的   ooc我的没错了

(感觉结尾好烂啊~)

第一人称....


正文:


  看见了吗,那个黄头发脸上有三条胡须印记的男孩子。

他是我喜欢的人,我特别特别喜欢他。他像天上的太阳一样温暖,照耀着我,从里到外,从皮肤到心跳。


   他有着别人学不来的可爱的口癖,他的声音非常非常好听,很可爱,尤其是他在叫我名字的时候,我感觉他也是喜欢我的。


  我时常觉得他非常非常喜欢我,如同我一样喜欢他。


  漩涡鸣人-一个听起来就很阳光很有朝气的名字,他实际上也是这个样子。


他如阳光如清风,我不习惯没有他,我觉得我生命里仅剩下的位置都留给了他。他占据了我生命的大部分,若有若无又时时相伴。


 

   他总是会给我跟别人不一样的感觉,他总是能安抚我别人看不出来的情绪。可是他为什么偏偏看不出来我如同爱自己一样深爱着他,只要他一句话.....


   是啊,我跟他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他是太阳是星光,我只是受他照耀的一小部分而已。我是他深触不及的黑暗,为了他我坠入地狱也心甘情愿,我可以为他做那些他不屑的肮脏的垃圾。我只愿他的阳光照耀的更闪亮更迷人。


  啊,在木叶的所有人的抛弃了我,只有那个傻傻的吊车尾的不放弃我,真可悲啊。他看不出来吗,我已经无药可救了,他在害我。


   求求你,不要再靠近我了,我怕失控,我怕失去你,我好害怕...又变成一个人...我怕黑,你的阳光再照着我一会可以吗,我真的很爱你的...你可以看出来吗...


  我该杀掉他吗?他阻挡了我所向往的美好世界,他也不爱我。世界也是。


 

  我其实不愿意斩断与他的羁绊,我想要把这罪恶的渊源继续下去,加深它,甚至搅乱它。我不想跟我的太阳保持距离,我想把他揽入怀中 即使我知道我会被阳光灼伤眼睛,烧伤手臂,直至粉身碎骨。


 

  我的太阳是我罪恶的源头也是我存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的理由了。我想象不到没有他我该怎么过下去,我该怎么对待人生。所以,我必须把他绑在身边,生生世世。


  我喜欢那个富有朝气积极向上阳光无限的漩涡鸣人,就是那个脸上有三条胡须印记的男孩子,希望他知道宇智波佐助永远爱着他,那个笨蛋吊车尾的尽快发现吧,嘛~也没关系,宇智波佐助会一直等着他的。

他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我做了一个噩梦,漩涡鸣人死了。

死的彻彻底底,没有人知道他怎么死的,有的说是得病了,有的说是别国忍者刺杀的。我才不相信,我的太阳才不会死掉呢。


噩梦惊醒,我翻了身,把被子往上拉了一下,盖住了旁边熟睡的人脸上的三条胡须,可不能让我的太阳着凉了。


还好,一直照耀着我的太阳就在我怀里。


   明天起床,又可以听见他朝气蓬勃的叫我的名字,我也会回他非常温柔的一句“早上好,亲爱的吊车尾~”

 


鸣人家的窗户为什么总是开着的

  鸣人视角~


   是一个关于佐助找鸣人却不走大门偏要翻他家窗户的故事


!!ooc!!而且一定会人物崩坏的!


是12岁的佐鸣的说,我超喜欢小孩子的那种恋爱啊~


 

  正文:


       鸣人有一个问题困惑着他智商不高的大脑已经整整三天了!!


    宇智波佐助为什么来他家一定要翻窗进来??       

他看不见门的吗?还是他有小癖好,不翻窗会死?


   对了,宇智波佐助每天会随机挑选一个时间来他家里。当然,还是翻窗进来的...


  刚开始只是来叫他训练集合而已,后来就经常来了。借口就有以下几种:啊,刚好路过来看看你吃那些垃圾食品拉肚子了没~ 啧,卡卡西叫我来监督你好好吃饭!卡卡西:???啧,就来看看而已,口渴!


    你说嘛,他在吃饭的时候来就算了,他还会挑洗澡的时候来!这个不能忍了吧。于是漩涡鸣人坐在床上,准备跟佐助说道说道。

    “佐助,你这么最近老是翻我家窗户的说,搞得我以为我家里总进贼。还有还有啊,你怎么总是挑我不方便的时候进我家,还一言不发的。洗完澡一转身就看见你坐在我床上,吓死我了嘞!”


 

  漩涡鸣人一边说一边夸张的比手势,宇智波佐助倒是没有什么看起来尴尬的亚子,就是平常那一副酷酷的表情。


   “我来你家很稀奇吗?我不可以来你家的吗?我不喜欢走门你是才知道吗?”宇智波佐助用那非常正经的口吻反问,罕见的疑问三连难住了漩涡鸣人,鸣人:?好像好有道理的亚子,我好像反驳不了。


   漩涡鸣人不服气的撅嘴:“那你也不可以每一次都翻窗户进来的说,我们是正儿八经的好朋友,总翻窗搞得像你是来偷情似的。”


  “好的,我懂了。”


漩涡鸣人:你懂啥了?


   宇智波佐助坐的更端正一点了,语气也很端正:“以后我再来的时候会尽量往门走!”


  “那就可以了的说!”


  


    在一乐拉面店里

“所以说鸣人你还是没有抓住重点!”奈良鹿丸皱了皱眉,突然开始担心起未来自己会不会地中海什么的。


   “哎!这不是重点吗?虽然问题已经解决了的说!”漩涡鸣人嗦起最后一根拉面,转头对一边的奈良鹿丸说。


  奈良鹿丸被这种“好朋友的问题”深深困惑到了,不理解你所谓的“偷摸大鸡”。


 

“重点不是宇智波佐助他翻不翻窗,而是他怎么天天去你家,还随机去!还翻窗子进去!!”奈良鹿丸吃的这一嘴“朋友粮”,被塞到哽咽,我哭了~


    漩涡鸣人眯着眼睛,手指摸了摸脸上的胡须胎记(真的不知道是不是胎记,不知道怎么称呼鸣人脸上可爱的小胡须了~)

“佐助来我家里是卡卡西老师布置的任务的说,要监督我好好吃饭什么的,不能总吃拉面过期牛奶了。”


   奈良鹿丸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摔下碗筷马上离开。:鸣人,你还是太单纯~


  “那只是他...”

   “吊车尾的,你怎么又在吃拉面了!”


   突发状况!!


  奈良鹿丸话都没说完,他们讨论的那个宇智波就出现了,而且还完全无视了奈良鹿丸,自顾自的吵起来了...不能说是吵,用奈良鹿丸原话来说:这可能是一种小情趣吧...


   “吊车尾的,跟我回去!我要把你的存在家里的拉面都丢掉!”宇智波佐助冷着脸,一只手拉着漩涡鸣人,另一只手提着漩涡鸣人刚点的两碗味增拉面,大份打包的。


       奈良鹿丸:呵!宇智波,口嫌体直!


   当回到漩涡鸣人家外面的时候,宇智波佐助一只脚已经跨过窗台了。然后又像是想起什么,又收了回来。最后牵着漩涡鸣人走去门口...


   

    一进到漩涡鸣人的房间,桌子旁边放了一大堆便利性拉面,还细心的用袋子打包好了,像是要丢掉了。


  “啊啊啊!佐助,不可以这样的!这些拉面是我的心血啊,不可以这样对它们!”漩涡鸣人撒开佐助的手,死死抱住那一堆拉面,一副要与它们同生共死的样子。


  

   

     佐助把打包了的味增拉面放在桌上,然后伸手去抢漩涡鸣人怀里的那一大袋拉面。


  “别闹了,万一你吃坏肚子怎么办,我可不想深更半夜的照顾你。”宇智波佐助嘴上说着令鸣人感动不已的话,但是手上使的劲是一点也不小。


     互相争抢着那一袋拉面,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之后鸣人不小心用力过猛向后仰太过了,两人纷纷倒下。


    “吊车尾的,你是笨蛋吗?”宇智波佐助一只手撑起身体,低头看见漩涡鸣人的脸:怎么会这么红!


   漩涡鸣人清楚的感受到来自上方宇智波佐助的凝视,还有他的呼吸。

  他每一次呼气都会喷到他身上,有点热,还有点香。


   漩涡鸣人不用想都知道自己的脸肯定非常非常红!真的是太热了。


    “混蛋佐助!压了这么久了,还不起来,不会是瘫了吧!”


鸣人试图起身反抗,但是却被佐助狠狠的压下去了。


  “吊车尾的...”宇智波佐助捧着身下漩涡鸣人的脸,然后闭着眼睛亲了下去。


  当嘴唇碰到一起的时候,鸣人真的是全身都颤抖了一下。湛蓝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闭了起来,只有眉毛是微微皱了一点。


   佐助离开鸣人嘴唇的时候,两个人都是麻的,从头酥到脚,有点带电的感觉。


  “以后你还吃这种拉面,我就再亲你一次,知道了吗!”宇智波佐助脸红着把同样面红耳赤的鸣人拉起坐在地板上,哑着嗓音对他说。


  漩涡鸣人当然是小小声的回答:“知..知道了的说...最后一次了”


     

  然后他们两个就愉快的吃完最后一次拉面,佐助还借此在鸣人家里洗了个澡。


    宇智波佐助蹲在窗户上,躺在床上的鸣人红着脸,把被子往上提了提,盖住了嘴。


  “佐助,不要走好不好...”


  “吊车尾的你说什么!”佐助怀疑自己是不是耳鸣听错了,鸣人刚刚说了什么?


  “没有什么啦嘚吧哟,你快走吧!”漩涡鸣人鼓着腮帮子钻进被子里面,然后就感受到一股重力压了上来。“那今天就破例一次陪你一晚上好了。”


      “佐助关窗户啊!”


      “不用关,以后你家都不准关窗户,免得我不好来找你!”


一个非常废话的置顶

各位看客,这里是言葬的4399频道

大家好,在下言葬,可以叫我43、4399或者彩虹都可以啊~(随缘(//∇//))

      言葬是一名17岁的学生,每天有作业报告什么的要做,啊啊啊~更新加油^0^~!

   (*////▽////*)希望你们喜欢啊~想要小红心小蓝手还想要评论吖~(害羞〃∀〃)

   哎呀~言葬这里大部分都是在写火影忍者的cp哦!
 例:甜美带卡/美妙佐鸣/优美扉泉/一丢丢止鼬

看清楚再点进来哦,小心踩到你雷区

    我爱的cp天下第一!不逆不拆~
天雷💣卡攻/鸣攻/扉受/鼬攻
   

希望我的cp要一直甜甜的下去啊~

  言葬也会加油为他们美妙的爱情发光发电的

    鸣粉/卡粉/扉间爱粉(白毛控)
我永远爱宇智波止水!我是女友粉老婆粉跟我嗑止鼬有什么瓜系吗?

    不会写雷安但是 是一名安迷修的粉丝还是一位雷姓大猫猫的爱粉
  

没有什么是我喜欢的了

  大爷~来玩啊~~

私设如山啊~(我喜欢火影所有的人!!非常正能量(〒︿〒))

  !! oocooc!!

带卡向!!(这里是土的emm...自白吧)

 

不知道这是什么体系,emmm....

——— ——— ———— ———— ———— ———

正文:

     当宇智波带土戴上面具的时候,仿佛像卸掉了一堆重甲,非常轻松,没有人能透过面具看到他的表情,也没有人能猜到他的心情。

     他厌恶甚至憎恨那个夺走琳灿烂生命的木叶忍者--也是他曾经的同伴:旗木卡卡西--那个继承了木叶白牙意志的天才!

     要是没有那场意外,相信琳也一定长成非常漂亮有活力的女忍者:长长的头发,非常令人动心的眼睛跟全身散发着年轻、活着的气息--也是他梦想中的那个琳,是他生命里所期待的那个琳。

    

    

     可是,那个赝品却夺走了他的一切!

   那一道耀眼的亮光,成为了他永远不会忘记的噩梦。那一天阴郁的天气,仿佛是在为安静的躺在他怀里曾经那个活泼、漂亮的女孩悼哀。

   旗木卡卡西就是一个垃圾!一个可恶的赝品!毫无感情的剥夺着他最后的希望!

   他又有什么资格去琳的墓前倾诉他的不安他的痛苦!他为什么还有脸去慰灵碑!去看那个已经被那个恶心的村子划掉的,一个不存在的宇智波的名字!

   木叶就是一群虚伪的集聚人群,在那里一切都显得太虚伪,太无情。

   旗木卡卡西为什么还要呆在那种一看就令人心生厌恶的地方?

   一起创造一个有和平有希望还有琳的世界不好吗!

   

     他知道的,旗木卡卡西这十八年如一日的一直都会去那个该死的慰灵碑。有时候会带着他以前喜欢的红豆糕,有时候会带着花、但是卡卡西一定会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呆呆的站在那里...

   一开口就是:带土啊,我又来打扰你了~停顿一会然后就开始诉说自得到这写轮眼之后心里非常的不安、又开始觉得宇智波带土这个人还活着还有什么鸣人真的非常像水门老师,也非常像曾经那个鲜活、帅气又爱闹腾腾的少年带土...

  这个赝品....他说这些不属于也与现在的宇智波带土毫无关系的事情干什么?他觉得带土的在天之灵会原谅他?会让自己的心灵有所安慰是吗?

    永远不可能!

    绝对不会原谅他的!

  他唯一的光芒被这个男人亲手熄灭了...

  他一辈子两辈子都赎不完的罪,就算用生命也无法偿还的罪恶——这个可恶的赝品!垃圾!废物!

 

 

    可是为什么在佩恩攻击木叶的时候,这个该死的赝品耗尽了查克拉,真的死掉的时候,手却不由自主的颤抖着-是太兴奋了吗?这个赝品终于死了,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

   可是为什么心里面却没有那种喜极而泣的快感呢?不应该啊!

  他是憎恨着那个垃圾的,为什么会为他感到伤心难过?他明明就该死!

    

    长门果然背叛了他!

   在这次战争中牺牲的人都被轮回天生复活了,也包括那个本就该死的旗木卡卡西!

 

   卡卡西最终还是没有死成,这也许是天意吧~要他亲手终结那个废物的性命。

    没死,真的是太好了......

  

   啊~那个废物终于认出我了:曾经在他面前死去还送给他珍贵写轮眼的挚友-宇智波带土其实根本就没有死!还将成为十尾人柱力,开启月之眼,然后创造出那个有美好、和平还有他心爱的,活着的琳,一个全新的世界!

   让那些痛苦、不安、难过全都消失掉,全世界都将在和平之下度过。

  

   我,很快就要成功了!新世界也要到来了!

  

    我已经准备好迎接新的世界,新的琳,还有真的旗木卡卡西了~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吗?

   琳的死亡,卡卡西的悲哀,还有我的憎恨.....

  被骗、被蒙在鼓里、一直在自欺欺人的人原来是我吗?

    琳的意外是假的,卡卡西亲手杀死琳也是假的,就连安慰自己的月之眼都是假的!一切都是骗局!

  可他曾经还陷的那么深,那么痴迷。

  也许鸣人说的都是对的吧,我真的好像错了,我的一切都错了....

    其实我已经放下琳了,其实我知道月之眼是假的,其实我已经喜欢上别人了,不再是那个漂亮,活泼的野原琳了。

   旗木卡卡西,他仍旧是一个赝品,一个只能由我训斥的垃圾赝品。

    当辉夜朝卡卡西刺过去的时候,他脑子里面没有任何的想法,身体却自己动了起来:他用身体替卡卡西挡下了致命一击。

   我好像记起来了,我还没有送你什么比较好的礼物,这次就让我的两只眼睛代替我陪你再走一会吧~

    

     卡卡西你真的是非常可恶啊,我仿佛这辈子都不能跟你分叉开来,我们不是什么平行线,我们是永远相交的同一条线。

       

    这次,宇智波带土是真的要死掉了。永远......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是我喜欢的了,除了你...

  

我今儿就是要你们亲!!(扉泉)

    私设(崩坏)警告!

  ooc警告!

  全员存活

件套预警![内含柱斑、扉泉、带卡、止鼬、佐鸣]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七夕节,木叶这个以“朋友”著名的村子更是热热闹闹。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总是有小姑娘发送传单,都是一些以情侣七夕为题的:“情侣kiss”、“七夕你不应该给你的爱人一个充满爱意的亲吻吗”、“一乐拉面联名烤肉店及甜味店推出新优惠:情侣kiss可以免单一位”、、、

  

    外面的世界纷纷扰扰,只有火影楼还留有一丝清净。

   白色短发的二代火影刚把一堆要批的公文搬进办公室,就看见自家阿尼甲兼初代火影愁眉苦脸的趴在火影桌上。

由于是七夕这个特殊节日,每天担忧自己发际线的火影助手奈良鹿丸被特批放假,让他好好休息一天顺便陪陪手鞠。

   “大哥,这些是刚搬来的文件,需要仔细审批。”

  

    “扉间啊,今天可是七夕啊!就不能放一天假吗?我还想陪斑斑呢.....”

     千手扉间把一大叠文件放到桌上,叉着腰一脸严肃:“只要大哥你把这些公文该批的批了,我自然就放你了。咳,至于那些宇智波就不是你该想的事了。”

   “千手死白毛,你又在说宇智波什么坏话!”泉奈就是泉奈,人还没进门,声音就已经到了办公室里。

  既然泉奈那家伙来了,那宇智波斑也肯定来了。才懒得跟宇智波争道理,溜了溜了。

  “斑斑~”一看到宇智波斑,千手柱间就一改之前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瞬间精神抖擞。

   宇智波斑来了就来了还带了弟弟跟豆皮寿司,蛮像来探监的。

   看到堆了一桌子的文件,宇智波族长斑大佬立马皱了皱眉,这桌子怎么满的连放个豆皮寿司的地都没有。

  

“柱间你怎么又在批文件,今天不放假吗?”大佬就是大佬,宇智波狠就是狠,句句戳中要害。扉间有点虚的往门口的方向撤了撤脚步。

   “斑斑你来啦~”柱间马上从桌上起来,开开心心的蹦到宇智波斑身边,恨不得围着他转几个圈圈。

  初代大人非常殷勤的提过宇智波斑手上的豆皮寿司,并拖过火影桌后的椅子拖到宇智波斑面前“斑斑~站着多累,坐下来叭!”

  

  扉间觉得自己看不下自家大哥那一脸痴汉样,打开大门,准备出去冷静冷静。

  

  

  “大哥,我出去了。”“.......”

  

  

  初代火影压根没想到还有个弟弟,满身心思都在宇智波斑身上。巴不得自己跟斑融为一体(嗯哼??)

  

  看不下去了!!火影好难,火影的弟弟更难!扉间决定不管这个沉迷于宇智波无法自拔的痴汉了,公文?去他丫的!

  

  在扉间离开火影办公室的后几分钟泉奈也跟着出来了,原因是他也看不下去柱间对斑的动手动脚了,然后就被斑:“泉奈,你先出去一下,我跟柱间有话要说。”泉奈:……

  

  被哥哥赶出来的泉奈在火影楼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扉间的身影。“嗯?难道是去恰饭了?”

  

  “喂!千手死白毛,你来吃东西都不叫我的吗!!”泉奈逮到扉间是在举办七夕活动的甜品店里“果然是垃圾白毛!”

  泉奈一边插着腰走到扉间对面,一边嘟着嘴坐在死白毛对面,点了好个价格不菲的甜品、丸子套餐然后指着扉间对店长说:“老板娘,这顿他请客!”

  

  甜品店的老板娘是一个身形有点臃肿的女人(纯属胡编乱造),她捂着嘴,声音都带着一点笑意:“小哥这是跟男朋友一起来吃东西的吗?今天七夕节搞活动哦!两人点餐一人免费哦,点满520送七夕限定超甜丸子两盘哦!”语速快的让人难以打断她。

  

  扉间一听,这不得了,谁会跟宇智波在一起!便急于解释。

  

  泉奈猛的探身,一把捂住扉间的嘴巴疯狂点头:“对对对,我是跟男朋友一起来吃的!他比较害羞我来点!点点点,我要限定丸子!谢谢老板娘啦!!”

  

  老板娘见怪不怪,毕竟是七夕嘛,之前来买红豆糕的一对情侣:一个黑头发半边脸有疤的男人指着一个银头发戴面罩的骂骂咧咧:垃圾,你就是垃圾什么的,银头发的男人只是笑了笑,虽然戴着面罩但是就是让人感觉他正在笑,而且还特别温柔的那种。还说了:你还是不要吃太多红豆糕啦,小心蛀牙哦!真的是非常温柔的一个人~

  

  

  “好的,您的甜品、丸子马上就到,请耐心等待一会!”老板娘拿着单子就走了。

  

  扉间见老板娘走了,赶紧拨开嘴上附着的宇智波的手:“你这个宇智波是不是假的!”一边脸红的擦嘴,一边又用严肃的口吻责骂那个捂他的混蛋宇智波。

  

  “抱歉抱歉,我真的很想吃他们家的限定丸子啦!这里的甜品超级好吃的尤其是丸子!”泉奈有点小委屈的用食指摩擦着白色的桌面,一脸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吃丸子的表情看着扉间。

  

  所以为什么捂我还不让我说话?宇智波真的是非常令人讨厌!!

  

  扉间双手抱胸,一脸凶相地看着泉奈。泉奈撇嘴小声咕哝:“凶什么凶嘛~”随即换脸,笑吟吟的直面扉间:“扉间,不要生气嘛,待会我的丸子分你吃一颗嘛!”“生气干嘛呀,一脸凶样,别人都要被你吓跑了!”“大不了再分你两串嘛,不要再生气了啦~好不好~”

  

  太吵了!这宇智波怎么可以这么吵??“闭嘴!我没有在生气。”

  

  泉奈:“真的?”

  扉间:“真的!”

  

  泉奈:“真的没有生气?”

  扉间咬牙:“没有,但是你再问下去就有可能了!”

  

  “好嘛!”出现了,泉奈撇嘴!!淡定如千手扉间,看见泉奈这么可爱的撇嘴动作也只是红了红耳朵就没有其他反应了。安安静静一句话都不说的坐在座位上,衬托着总是动来动去欲言又止的泉奈有点吵。

  

  半天,他们点的丸子,甜品一个都没有上,泉奈就开始觉得无聊了起来,于是开始触碰高压线:“扉间,你怎么不说话?你不觉得无聊吗?”“啊啊,丸子怎么还没有做好啊!我好想吃丸子啊~”叽里呱啦一大堆

  

  扉间忍不下去了,决定还是牺牲自己为民除害吧!“你不知道你很吵吗?安安静静等就是了,又不会吃你丸子这么着急干嘛?”

  

  “可是,可是我现在就想吃~”无缘无故觉得自己被吼了的泉奈咬着发尾,超级无奈!

  

  “客人久等了!这是你们点的套餐,请慢用!”泉奈看着一桌子的甜点觉得自己幸福到去世~

  

  “哎,限定丸子呢?不是说有限定丸子的吗?”

  

  老板娘笑眯眯的对着两人说:“限定丸子是要两个人kiss才能获得的哦!”

  

  两人:“!!!”

  “老板娘你之前没有说啊!”泉奈试图挽回

  

  “单子上面都写了的呢!”老板娘拿着甜品单摆在他们眼前,上面确确实实写着需要情侣kiss才能得到限定丸子。

  

  。。。。刚才他只顾着跟扉间闹,完全没有看见上面写了什么啊!现在退来得及吗?

  

  “呐,扉间啊~我们.....”

  “闭嘴!”这种事完全不可能的好吗!

  

  “可是点都点了,而且我也超级想吃...”

  看久了怎么会觉得这个宇智波嘟嘴的样子有一点可爱??

  “扉间,就一次好不好,以后我都不会提了,没有别人知道!真的!”看着泉奈举起右手,好像是要发誓的样子。扉间选择了妥协,但是就此一次!不可能会有第二次的!

  “就这一次,不会再有..!!”

  

  在他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泉奈又是一个猛的探过身来,一个轻飘飘还有点甜的吻落在扉间的嘴唇上,那个吻马上又离去了。

  

  “好了,这下可以了吧!”泉奈脸红的歪了歪头,跟老板娘要kiss才能换的限定丸子。老板娘也是马上端上两盘看上去就很美味的丸子放在桌上。

  

  泉奈手有点抖的推着一盘丸子过去:“吃,吃吧!”

  扉间也是脸红不止的接了过去:“额,谢..谢谢...”

   满脑子都是那个亲吻怎么办?软软的甜甜的...

  

  丸子吃到口中,扉间才发现问题他一个不怎么喜欢吃甜的人觉得这丸子实着是甜,但是好像还是缺了什么,嗯~好像还没有没有刚刚那个吻甜...

  

  两个人就在这么甜蜜又诡异的氛围下红着脸吃完了桌上的甜品,然后又一起离开了店子。

  

  出了甜品店门口,扉间偏着脑袋眼神还是停留在泉奈身上,耳朵红了下挠了挠头,叫住泉奈:“那个,你,还想去哪里逛?要我一起去..吗...”

  

  泉奈脸又是一红,唯唯诺诺的答:“我想吃冰...”

  

  接下来的一天两人连续逛遍了木叶所有搞活动的店子、小摊、、

  

  因为是搞的七夕活动,自然也少不了甜品店那一套一套的kiss活动,两人有过一次亲吻经历,活动也是搞的顺心应手的,接吻亲脸牵小手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

 

   这样一来,两个人获得了不少礼物奖品。全靠七夕的kiss限定活动呢!